您的位置 : 首页>人间判官
人间判官

人间判官 熊啊 著

更新中 徐阳,林子馨

更新时间:2021-01-27 18:45:09
世界上存在一类特殊的人群,他们四海为家,盗窃天机,以赊刀的形式给世人传达预言,江湖上称他们为赊刀人。而泄露天机是死罪,赊刀一族的人为了避免天谴,分出驱邪一族,与地府签订协议并成为人间阴差,以驱除世间妖魔鬼怪的方式来为自己族人集福。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跳转阅读
章节预览
我太爷爷叫刘宗宝,我爷爷叫张大牛,我爸叫李建国,我叫徐阳。

刘,张,李,徐,我们家是四代不同姓。

从记事起,我就知道自己家里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他们有妈妈、奶奶,而我家里只有男性。

别人家传宗接代是靠血缘关系,我们家是靠上一辈有没有运气捡孩子。

没错,我是我爸捡来的,我爸是我爷爷捡来的,以此类推,到我太爷爷那一辈起就一直是这个模式。

过去农村很多时候养不起小孩,就会用背篓或者粗布把小孩抱起来,扔给山神扶养。

说是给山神,实际上孩子要么饿死在山里,要么被熊瞎子舔了。

我小时候对这种事也没有很在意,同村的小伙伴也不会因为我家里的情况而孤立我,倒是他们家长经常说三道四的,我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等我考上大学,要离开村子去大城市上学的时候,我才理解到家里这种情况会给我造成困扰。

我到现在还记得离开家的前一晚,我爸特意把我叫到他屋子里,小桌上摆着猪头肉和花生米,还开了一瓶白酒。

他是个老实男憨厚的男人,过春节的时候都不喝酒,那次是破例,为了壮胆给我交待一些事情。

“阿阳,去上学,我只给你说一件事,你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。”

“您说吧。”

“不要搞对象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以为他的意思是“别搞对象,影响学习”,可接下来他一句话,让我有些意外。

“在我们家里,凡是沾了女人的,都没有好下场。”

他不是第一次跟我说这种话,小时候他只要看到我和村里的女孩子一块玩耍,就总要把我拉回家,叮嘱我不要和女孩一起玩。

现在想想,其中确实有些蹊跷。

后来,我爸跟我讲了他的往事,他文化水平不高,说话很简短,但内容却很不可思议。

简单来说,他年轻的时候喜欢过同村的姑娘,恰巧那姑娘也喜欢他。

在初恋美好的诱惑下,他把爷爷叮嘱他的话忘得一干二净,背着爷爷开始谈对象。

然而好景不长,那姑娘突然暴毙在家里,耳朵里插着筷子,眼睛被挖出来,浑身上下全是被刀割出来的口子,死相惨不忍睹。

有关部门来调查,最后的结果是自杀,凶器上的指纹都是她自己的。

但村里人并不接受这个说法,大家更愿意相信姑娘是被人谋杀了。

那段日子,家家户户夜里不敢开门,都以为有个变态杀人狂藏在山里,指不定哪天会再出现。

由于我爸和那姑娘谈对象是偷摸进行的,村里其他人并不知晓他们的关系,所以在姑娘死后也没人怀疑他。

我爸在见到姑娘的尸体之后吓得神志不清,连续好几天都神神叨叨的,我爷爷察觉出来什么,硬是打断了两根藤条,从我爸嘴里逼问出来他俩的关系。

自此以后,我爷爷让我爸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,打死也不能说出来。

那个姑娘,是被我爸害死的。

“这是一个诅咒,从你太爷爷那一辈起就开始了,我本来想不再收养孩子,让诅咒从我这里开始断掉,但老天爷似乎不是这样安排的,你出现了。”

他喝了杯酒,辣得眼睛泛红,继续对我说。

“既然你成了我的孩子,那这个诅咒还会起作用,如果你不想伤害别的姑娘,就不要搞对象了。”

记忆里,好像那天我爸再没有和我说别的什么,他本身就没怎么喝过酒,两杯下肚就睡过去了。

我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好歹也是要上大学的人了,是经历过唯物主义科学洗礼的新时代的人,怎么会信“诅咒”这种迷信呢?

孔子曾经表态过,子不语,怪力乱神。

我爸也是没念过书的人,迷信一点也能理解,我只是嘴上答应他,实际上很快就把这事忘了。

然而,我忽略了一件事。

子不语,怪力乱神。孔子是不谈论怪力乱神,他没说不信啊……

大学四年,本来就不是什么名牌大学,学不来什么东西,再不谈恋爱的话,这个大学就白上了。

大概是快到毕业的时候,我终于迎来了“春天”。

她叫林子馨,我俩是在学校组织的某次舞会上认识的,她主动过来和我搭讪,我当时简直受宠若惊。

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随着交流的时间越来越长,我们也就确定了情侣关系。

对于一个从山村里走出来的穷小子来说,能和林子馨这样漂亮善良的姑娘在一起,只能说明老天爷太眷顾我了。

她是漂亮,大眼睛,白皮肤,在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。

说她善良,是因为她不在意我的家庭情况,从不过问,而且经常给我买东西。

一开始是外卖,后来是衣服裤子,甚至是手机。

作为一个大男人,我很不好意思,每次跟她这样讲的时候,她都让我不用放在心上,让我好好学习,以后再养她。

这种女孩,怎能不让我心动。

为此我也开始对未来有了不少期待,想要毕业后找个好工作,让林子馨过上好日子!

如果事情能按照我想的这样发展该多好,可惜,在和林子馨交往的过程中,我似乎忘了一些重要的东西。

我爸的叮嘱。

当林子馨出事之后,我才意识到所谓的“诅咒”,它似乎是真真实实存在的。

因为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,是不可能突然发疯从学校宿舍二楼跳下去的。

如果林子馨脑子不正常,我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就能看出来,她不是那种会为了某事跳楼的人,更何况在询问了她室友之后,她也并没有受到什么刺激。

可就这么好端端一个人,突然魔怔,跳楼了。

二楼不算高,林子馨只是摔伤了腿,没有生命危险。

但她却一直高烧昏迷,在我照顾她期间,她总是嘴里喃喃着:“别过来……别过来……”

似乎在害怕着什么。

医生说她可能平时太累了,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,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直到那天夜里,我在医院的卫生间上了个厕所之后,在回到病房时,看到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。

林子馨披散着头发坐在病床上,口眼歪斜,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“刘宗宝……刘宗宝……”

从林子馨嘴里喊出我太爷爷的名字,我几乎站在门口动弹不得,背上全是冷汗。

她怎么会知道我太爷爷的名字?

再看林子馨的动作神情,和平时大方得体的她简直判若两人,像个着魔的疯子。

她翻着白眼,脑袋慢慢转向我,嘴里喃喃的语气转变成了疑问。

“刘宗宝?刘宗宝?”

之后,她像是在观察我,左右歪着头,随后愣了愣,便发出了尖锐的喊叫声。

“刘宗宝!刘宗宝!”

下一秒,林子馨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从床上爬了下来,手脚并用朝我爬过来。

那姿势,根本不是人能做出来的!

“砰”地一声,几乎全靠我的下意识,病房的门被我用力关上。

林子馨一脸撞在门上,原本寂静的医院走廊里回荡着巨大的声响。

她那张美丽的脸在玻璃门窗上挤压扭曲,凸出的眼球紧贴在玻璃上,鼻子歪扭变形,口水和鼻血从她的嘴巴和鼻孔流下来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林子馨在笑。

这一刻,我用力捏着门把手,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,内心除了恐惧还有震惊。

为什么?一个好端端的女孩怎么会变成这样?

眼前发生的一幕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,我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现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。

医院里充斥着刺鼻的酒精味,走廊天花板的灯光开始闪烁起来,如此环境下,我已经害怕到身体僵硬起来。

“子馨?你到底怎么了?别吓我啊!”

我的声音都开始出现哭腔了,可无论我怎么呼唤子馨,她始终是一副诡异的表情和姿势,嘴里发出惊悚的笑声。

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走廊的另一端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有人来了!

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。

我转过去一看,是个年轻的护士,看样子是值夜班的。

“谢天谢地!你快帮我看看,我女朋友好像有些不对劲,快帮帮我!”

我冲她喊叫,她看了看门里,又一脸困惑地看向我。

“你发什么神经?不要在走廊里大喊大叫!”护士小姐皱着眉,狠狠教训我。

我一愣,急忙回头。

却发现原本以怪异姿势贴在门上的子馨不见了,她此刻正躺在病床上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是我的幻觉?难不成是最近太累了?

我松开门把手,忽然有种全身发软的感觉,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

“其他人不休息的吗?”护士小姐还在教育我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刚才有点……总之给你添麻烦了,我不会再吵了,对不起。”我急忙道歉,脸上发热,像个犯错的小孩。

“知道就好,哼。”她白了我一眼,转身走了。

我长舒口气,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,对刚才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。

就算是幻觉,也太真实了吧?

林子馨那张挤压变形的脸,和诡异的笑声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我在门外缓了一会儿,准备进去。

就在这时,我不知道为什么朝刚才小护士来的方向看了一眼,就这一眼,让我才放松下来的身体瞬间僵硬起来。

刚刚那个护士小姐还没有离开。

她就站在走廊一端的楼梯口,身体朝向下楼的方向,可她的脸却转向我这边。

我冲她点点头,赶忙钻进病房,在关门之前探出头看了一眼。

她还在那,一脸微笑地盯着我。

章节列表
猜你喜欢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